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产品展示

天富在一起就好了

天富我不擅长写你们。为什么呢,因为太沉重了,太沉重,就没有写下的勇气。
 
写你们,我想还是要从离别开始。
 
我害怕离别。15岁那年,外婆去世了,记得那时我哭得肝肠寸断。年少时失去一个人会觉得失去的是整个世界。就这样看着一个人离开,你却连挽留的资格都没有,这种感觉真懂得糟糕透了。可是此后,我仍然经历了很多的离别。高三毕业各奔东西时我因为太舍不得,一句话也没留下就走掉;上大学离开家时因为心里太难过我任性地跑掉连再见都没有说出口;军训结束教官离开时我哭了整整一个下午……我说过,如果可以,此生再也不要经历离别。
 
为什么写这些呢。因为这一次我要再一次离开你们身边,回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远方。今天,我很任性地对你们发了小孩子脾气,其实不是生气,不过是因为心里难过,连悲伤都不会表达。
 
以前,我总想着要生活在别处,要去更远的地方,要去冰封的草原,走过许多的崇山峻岭,走过高原湖泊,沙漠沼泽,丛林密布,去看一看远方。高考时候,我的梦想是去一所外省的大学,看看不同地方的人,他们的生活,他们的悲喜。那时,我写过这样一段话。
 
我说:“当你还是一个苦逼高三党的时候,和所有人一样怀揣一个远方的梦想,小清新的病根子刚刚觉醒,天富厌倦了江南的你一心想感受北国的风霜,你万事俱备,却因为长辈反复强调而犹豫。
 
少年,我问你,你的梦想都死去哪里了?你拍拍自己的胸口,它还在这里啊,一直都还在这里啊。
 
你就安慰自己吧。你尽管为自己的平庸找出一百个借口吧,你继续窝在自己狭窄的世界里痴迷那些距离现实遥远的影像,你就等着膝盖中箭吧!
 
你不再是漫不经心就可以邀得全世界宠爱的孩子了。
 
你想到的,就去做吧!”
 
这段话,曾经让我很坚定地挣扎着要去远方,今天看来也还是热情澎湃。可是我心里的远方永远地成为了过去,这是事实。高考那一年,妈妈生病住院。在我的记忆中,那是第一次这么严重的情况。就这样看着她躺着,有时痛苦地呻吟,有时急促地呼吸,有时紧闭着双眼,我心痛得无以复加。我多么想变成你,承受你分分的痛苦。可是不能,我无能为力。那时我才明白,我多么怕失去一个人。
 
此生我没有更大的心愿,你们还好好地在我身边,这就是上天给我最好的恩赐了。
 
原来我们共同拥有的岁月只有这一生,终有一天,我不能像拼拼图那样,再把你们寻回来。我唯一能做的,不过是常常回过头,等一等在后面的你们。有时候,我真想快点成长,我好希望我长大的速度能快于你们衰老的速度。这样,我就能早点用尽生命去爱你们,就像你们爱我一样。
 
昨晚看到亦舒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爱就是这样,一路上相互依偎,相互搀扶,直到我们睁不开眼睛,走不动路,还有人愿意拉着你在大街上晒晒太阳。”从前我常常觉得你们之间是没有爱情的,你们这一世走到一起,更多的是承诺和责任,或许还包含了无奈,唯独没有爱。知道后来离开家,到千里之外去审视你们的生活,我才发现我是错的,我低估了这一粥一饭拼凑而来的爱情,或许不该用“低估”这个词,该用“忽略”。天富站在这里,认真聆听电话里你们的生活,我才明白过来那是最浪漫的爱情,一辈子只为一个人,苦也给他,乐也给他,两个人驾着一条船,在人生这条浪里同枕共眠,生死与共,从年轻夫妻到老夫老妻。这是最浪漫的爱情。
 
不愿离开,不过是贪恋和你们生活的分秒。
 
喜欢爸爸吃完饭即兴学舞狮动作,我可以笑上整整一个晚上。
 
喜欢妈妈亲手缝的桌布,很丑但是很温暖。
 
喜欢妈妈被爸爸出题考倒时的不服气和爸爸骄傲的贱笑。
 
喜欢爸爸帮我亲手做的书桌。
 
喜欢妈妈在菜圃里种上满丛的鸡冠花。
 
喜欢妈妈模仿爸爸读吉普车的英文“jeep”时奇奇怪怪的发音。
 
喜欢爸爸做错事时妈妈扯着嗓子骂他。
 
喜欢妈妈惹爸爸生气时他的那句:”不跟你好了。”
 
……
 
这些温暖别的谁都不能给,唯独你们。
 
我都不知道我这一生该有多幸运,才会不错过。
 
今天,老爸缠着我帮他和妈妈拍了好多照片,照片里的他们已经有很明显的苍老的痕迹,可是我总觉得这是最美的他们。看到发了福的妈妈,眼角已经有了明显可见的皱纹,我才知道她真的老了。在这之前,我还常常不知天高地厚地嘲笑她变得迟钝,和她开玩笑说她是老妈妈,可是真正意识到她老了,我才明白自己会有多心疼。
 
相信每一位母亲都有过属于自己的青春岁月,在那段最美的时光都拥有着别样的骄傲与不凡,书写着独特的优雅和美丽。为自己而活的她们,敢爱敢恨,毫不畏惧,毫不平庸。可是当孩子降生,让她们的身份转变为母亲时,当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开始用稚嫩的嗓音呼唤妈妈,她们心中涌动的,定是从未有过的柔情和美丽,让她们甘愿放下自己的骄傲,全心全意地爱这个小生命,不再有少女情怀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母亲对孩子,对家庭无悔的爱。母亲们甘愿让当年盛开如花的自己枯萎,为自己的孩子铺开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,甘愿变得平凡,甘愿不去怀念那段迷人的岁月。
 
母亲是一寸寸变老的,父亲是瞬间变老的。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阻止他们的衰老,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呆在他们身边,陪陪他们,在我前进的途中,天富常常回过头等等在后面的他们。原来所谓远方,所谓流浪,其实都不那么重要了。
 
天富如果能不分离,那就一直在一起吧。天富http://www.tff10086.com/
上一篇:天富聊聊诗感 下一篇:天富想念儿子

相关新闻

产品展示

联系我们

QQ:2168525397

手机:天富

电话:4008-888-888

邮箱:2168525397@qq.com

地址:菲律宾马尼拉sky中心区弥敦道40号鹿鼎大厦蓝冠D座高德10字楼D7室

天富娱乐-天富平台注册登录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