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天富新闻资讯 > 天富 >

天富

天富我思故我在

天富孑遗者,乃所谓性命永奇者也。
 
有不见之指,如懒之微,正在吾心,奏之潺潺。清歌朗咏,似从天空来。自海下面,从火焰中,昏暗浮动,萦我魂魄。
 
不欲扫兴,非常遥不可期者一星,旷天如通晓,虽漫无边际,犹欲伸两手也。如果见凡间渐消之美,即表现在全部之福。
 
曾记萤火乎?
 
夜萤微明,月照一世,惟当前之人,方能见其独光。在此一刻,乃君之暖和也,天下唯此无边,连成一美。
 
萤火各式,经年一载,但见汝一壁。
 
金色月映草间珠,折射万端光,夜数亿,萤火虫沉于梦梦,困于网中,梦之囚也。万万月呼晨,晨多数也。来乎旅人,入兹无已。”其轻声鸡语,是萤火之虫,天边之银月,或数耀之星也。
 
幻化多端,如生之降生,无尽之节拍,相应多数。集其远者,昔今未至现在,金色每日记得其日,美夜开星,星满天,印于旷野每花儿中。
 
每人有林木之类,有萤火之属,或时未曾过之,直在彼处,恒在此处。丢失者失之,逢者再逢。
 
光阴恒久,然可待也。
 
当吾拥一萤火,商贾领之,厨收一鱼,吾皆觉得福。爱如果一股暖流滋养我。当吾失汝,吾之萤火,即对莺啼燕语亦索之。全部孤独。善感心而迟,至不可以捕。失恋悲悲,更失齐心。
 
于斜阳余光里飞艳夜光之虫,何患渐死,亦是耀目。
 
萤火之墓,安在?欲往参拜而念之,念吾爱也。
 
人世灯火万家,奈何吾萤火之虫,希望谓之“人闾温”。
 
常人自有温者,吾不肯自温之大,但须一点耳。吾无日无事,大不可以夜,然不暗,有物代之也。虽无日之明,与余已足。凭藉此光,以夜为昼。我如果历来无日,便尤惜此光,故惧失之。
 
罗唆之暗,汝是我光。
 
即尔已死。
 
吾萤火也,夏则之萤。
 
或时默戚。
 
夫浮于人世而不见其光,愿以其灯火为尤重,自取灭亡,人笑其愚,然未曾不以悲痛付之死魂也。
 
夕照斜斜挂枝头,用全力尽,将极温融入影中,数星已隐如果现,行者如果离人,迷路无极,不始不启,月亦凑闹,凄光随抹数笔,觉得眼目,目视天下。
 
忆着花来,郁朵带露淡,洋洒无日。
 
迟迟慢,性命老去。
 
或远行有原,光阴之间,影中烛火动摇。墨客援笔作诗,旅人步步高山故乡,歌工呼命,农民望日东升,日出而作,夕照而息,路无尽,人迹苍茫。
 
以全力求之,其裂光,以照我。我之所护,惜也,为不迷于夜。仰而视星,有梦望之。
 
一起来,星光伴,人影陪,天然相邀。
 
我不感叹,天富为生无尽。
 
天富http://www.tff10086.com/

天富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QQ:傲世皇朝

手机:天辰

电话:4008-888-888

邮箱:2168525397@qq.com

地址:菲律宾马尼拉sky中心区弥敦道40号鹿鼎大厦蓝冠D座高德10字楼D7室

天富娱乐-天富平台注册登录关闭